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武夫凶猛_ 卷一 安天下·北国篇 第八章 好汉长在嘴上

时间:2021-01-20 11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走过青春岁月小说武夫凶猛 卷一 安天下·北国篇 第八章 好汉长在嘴上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你不能杀我!”张潇一跃而起,面对厉非烟手上的火光,用最理直气壮的语气说着最怂的话:“你们是义军,不能滥杀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,不过我需要理由,因为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。”厉非烟不为所动,道:“我们接下来要有大动作,万一走漏了消息会有很多兄弟没命,我不敢冒这个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义军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广大劳苦大众过上好日子。”张潇道:“我就是劳苦大众,你是义军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这条黑皮狗的理论水平居然比雷神爷还高。”厉非烟手上的火团似乎更亮了。

    黑皮狗是民间百姓对无良治安官私下里的称呼。潇哥身为三千年老怪,向来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收刮地皮欺压良善的勾当从来不干,自认不在其列。

    “我能帮到你们!”张潇懒得计较童言无忌,快速说道:“实际上我已经帮过你们了,那位耿先生就是我放的。”

    “耿先生还没回来,你怎么说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知道你们来这里接应他,我相信他很快就会赶过来,只要稍等片刻。”张潇盯着她掌心的火团,紫色火焰,自己的不坏身最多能承受十息,这段时间捏死她易如反掌。心中笃定,嘴皮子没有丝毫犹豫,道:“你也不想为义军招来乱杀无辜,恩将仇报的恶名吧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营帐后方忽然有了动静,一名白衣大汉跑过来对厉非烟说道:“耿先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厉非烟怔了怔,深深看了张潇一眼,对大汉吩咐道:“你看着他,我去问问耿先生是怎么回事。”语气十分温柔,与刚才的冷若冰霜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张潇看到那团火熄灭就知道自己死不了了,这小姑娘看着凶巴巴,其实没多少心机,就是有点嫉恶如仇,对待敌人如冬天严酷,对待同志却是春天般温暖。

    不大会儿,厉非烟去而复返,看向张潇的眼神也变得温和多了。

    “耿先生说的那位治安官在城里让他吃了顿饱饭,还说那人是认同我们的革命立场的?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也是苦出身啊。”张潇摇头叹息道。

    厉非烟好奇问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奉阳城中心区一级治安官张潇,刚才提到的巨人族大公主是我养母,他的儿子叫张汉,也就是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泰虎的养子?那不就是黑龙城张平潮的长子吗?”厉非烟更加吃惊,失声问道:“你怎么不是异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一定是异人?”张潇一脸苦笑明知故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平潮是十五年前天海盛会的人族代表之一,天赋绝伦,据我爹说,他的夫人更是天下难寻的异人天才。”厉非烟有一说一,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,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张潇道:“我出生后遭人暗算被毁了识海,虽心有不甘,至今尝试过无数次魂相测试,却始终无法与命运的残酷抗衡,只好做个与神异无缘的凡夫俗子。”

    “草芥?还是尘土砂石?”厉非烟用惊奇的目光打量张潇,不死心的问道:“黑龙城张氏可是初代神帝张渔阳的后人,这么高贵的血脉传承,再怎么平庸也不至于一点魂相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草芥,尘土和砂石都属于最低级别的魂相。不管哪一种,只要有一点点便有冥想修炼的希望,便可以称之为异人。

    张潇耸耸肩:“很遗憾,但这就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厉非烟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,叹了口气,道:“那真是太可惜啦,我爹爹生平最耿耿于怀的就是当年代表云雷书院输给令尊大人一阵,时常念念不忘夸赞他天赋异禀。”

    这姑娘年纪不大,涉世不深,说起话来全无顾忌,是个容易利用的傻丫头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,我该回城复命了。”张潇察言观色,确定厉非烟已无杀心,又道:“那金三儿还对我虎视眈眈,我家人还在城中,就算没有龙编信票我也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让你回去可不合规矩。”厉非烟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对巨人族的那幅天源海汇图残片很感兴趣,白家和巨人族一定做了充分准备,好东西谁都想要,我奉命来接应耿先生,可不敢冒着走漏消息的风险让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你要把我软禁在这里?”张潇道:“那我弟弟和养母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,我无权拿同志们的生命冒险,只能把你留下,直到我们的行动结束为止。”厉非烟没那么多心眼,老实笃定的说道:“萍水相逢,我没理由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问题。”张潇也没指望她会就此动摇,毕竟是独当一面的义军干部,这点心术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不会虐待你。”厉非烟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担心这个。”张潇道:“问题是,如果我不能回到城里,这场交易将很可能被取消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虎姨是为了我和白家小姐的婚约才主导了这场交易,巨人族为了接回虎姨和有异人天赋的我弟,白家为了得到宝图残片,婚约是很多年前定下的,你也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了,而白家却是如日中天,没有极大好处的情况下,白家岂会愿意让小姐下嫁,很显然若只是虎姨和阿汉回归巨人族,根本不需要这场交易。”张潇耐心解释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,如果不放你回去,巨人族就不会做这场交易?”厉非烟立即想到从金钟泰龙手里抢宝图,风险实在太大。

    “完成交易的前提应该就是我和白家小姐完婚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有点为难了。”厉非烟转着大眼睛,反复打量张潇,歪头问道:“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不会把我们出卖给白家?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个难题。”张潇道:“如果不能解决,我不介意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看得开。”厉非烟道:“我听说白宗元只有一个女儿,乃是羽圣弟子白凌霄,不仅天赋高绝,而且人样子也生的美若天仙,你一定很想履行跟她的婚约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更愿意跟虎姨和阿汉在一起。”张潇平静说道:“对我们三口人来说,这交易的风险远大于带来的这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还挺重情义的。”厉非烟看了张潇一眼,道:“不过我们可不希望交易取消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虎姨和阿汉如果能回到巨人岛,应该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。”张潇道:“对我来说娶白凌霄总归不是件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有一个信任的问题啦。”厉非烟倒是不笨,很快找到问题关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这么办了。”厉非烟沉吟了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张潇,你加入我们吧!”又道:“只要你加入到义军,就是自己人啦,那就不存在信任问题啦。”她似乎越说越兴奋:“宝图残片在巨人族手里谁都抢不到,只有交易完成在宝丰楼手里才有机会得手,到时候我们又多了你这个内应,成功的把握自然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加入到义军?”张潇正中下怀,仍摆出故作思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,加入进来,跟我们一起推翻东盟七国的邪恶政权,为实现上古时代百姓当家做主的自由民主时代而奋斗。”厉非烟的眼睛放光,语气里带着强烈感染力,继续说道:“不要什么圣人国王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张潇干脆利落的打断她的长篇大论。总算把这小傻妞搞定了,为了义兄不能由着她继续瞎胡闹。义军是一股强大力量,这群杀人放火的专业人士,刚好可以助自己抗衡大日坛宗妖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答应了?”厉非烟不大满意,大约是因为后面的长篇大论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张潇面带微笑,以看待一个可爱又野蛮的小女孩的目光看着她,道:“我家乡有句老话,响鼓不用重锤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有点意思。”厉非烟意会的点点头,道:“事急从权,加入仪式就先放一放,我就当你是自愿加入我们了,顺便提醒你一句,不要耍滑头,否则我随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敌人。”张潇知道她不是说说而已,从容说道:“干革命讲究的是得人心者得天下,建议你今后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,杀的人家害怕,义军便成了大家口中的乱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。”厉非烟盯着张潇清隽淡定的脸孔,明明是个临阵收编的临时工,为啥自己丝毫不觉得他这说教的口气有什么不妥?挥挥手,把这个奇怪的念头从心底里挥开,尽量板起脸严肃的说道:“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既然加入到义军,就不要想三心两意,我们义军不仅有信仰和目标,还有纪律和法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让张潇莫名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不知多少年前,那时候自己还没有受伤瘫痪,另一个女子也是这样面对面说着关于信仰和忠诚,纪律和惩罚。而当时他即将要去执行那个导致自己瘫痪十年的凶险任务。

    “你的情况特殊,暂时还不能算正式的义军成员,待我向上面汇报,我们的人核查你的社会关系,落实你的信仰和立场之后,才能正式接收你加入进来,所以暂时只能把你编入北方分坛,由我直接管理。”

    厉非烟又补充道:“我现在是北方分部的负责人,你就算是我私人招募的助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都好。”张潇含笑应承,道:“你们想要图,我可以帮你谋划此事。”

    虎姨想用宝图迫白家嫁女,但是她自己并不知道她挖了多大一个坑。目前所知道的,大日坛宗和义军都被那张宝图残片吸引过来,再算上白家和有着长安城深厚背景的宝丰楼,这个坑里的每一股势力都不是好相与的。

    如果白家又不想嫁女,还想要那张宝图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大日坛宗为了宝图向她和阿汉下手又怎么办?

    义军会不会为了宝图剑走偏锋?

    这些问题虎姨不会去想,但早就习惯为她拾遗补缺的张潇必须考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主动?”厉非烟对他那身黑狗皮仍有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帮自己。”张潇坦诚道:“虎姨主导了这件事,但现在这件事的发展已经远超出她的控制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你是真心帮我们做事的,我也会尽力保护你们不被大日坛宗那些妖人伤害。”厉非烟道:“但是如果白宗元要针对你,我可不敢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白家我自己能应对,大日坛宗那些妖人或者其他参与进来的江湖势力就交给你们了。”张潇道:“我只要保证虎姨和我弟弟的安全,宝图残片的事,我会尽力帮你们争取一个满意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你很聪明。”厉非烟道:“不过图在泰龙手中,巨人族的泰坦军团长进入狂化状态威力巨大,防御堪比圣人,就算我爹爹亲自出手也没有把握,你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这不是她第一次提到她爹爹了,只有小屁孩子才会如此频繁的炫父。

    “可以等他们完成交易后再想办法从宝丰楼取图。”张潇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“耿先生也是这个意思。”厉非烟道:“巨人族不知为何不愿直接跟白家交易,所以就需要宝丰楼经手,但事关重大,宝丰楼一定会做万全准备,其实比起从宝丰楼手里抢图来,直接抓了泰虎母子去交换还更容易些,不过你放心,我们义军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你真敢这么干,咱们就不是好同志了。张潇笑眯眯看着她,把心底的杀机深藏。

    一个凡夫俗子竟想杀一个火系四级异人,会不会有点异想天开?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